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贸仲委成功举办“中英PPP争议解决热点研讨会”

        2019年1月18日,由贸仲委PPP争议仲裁中心主办,星空法律论坛和中伦律师事务所承办的“PPP风险防控蹡蹡行”系列活动之“中英PPP争议解决热点研讨会”在北京成功举办。贸仲委副主任兼秘书长王承杰出席会议并致辞,包括来自PPP研究机构、社会资本方、政府及社会资本法律服务方、咨询服务方、裁判机构的三十余名法律和实务专家参加了本次研讨会。研讨会由贸仲仲裁员、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华伟主持。

        致辞阶段,王承杰秘书长指出,PPP行业在2019年的进一步整合规范下,在严格入库和再谈判的大背景下,相关争议也处在一个高发的态势,这种情况下,贸仲委召开此次专家会,一方面是通过中英专家的介绍来增进东西交流,另外一方面也希望在岁初和行业专家一起展望2019年PPP争议解决的发展。他在介绍贸仲委在PPP争议和建设工程争议方面的解决经验和发展的同时,指出贸仲委今年来通过国际国内机构布局、增加行业背景专家仲裁员等有效手段助力PPP行业发展,通过参与政策法规制定,引领PPP争议解决行业规范化建设。此外,在2017年设立PPP争议仲裁中心的基础上,为了增进行业专家交流促进人才培养,贸仲委于2018年成立了贸仲委PPP仲裁行业小组,为专业的PPP从业者,法律人提供交流平台。贸仲会秉承一流的国际化案件管理和服务理念当事人提供高效服务,为PPP各参与方顺利推进PPP项目保驾护航。 

        本次讨论会由主题分享和论点交锋两个环节组成。在主题分享环节,英国大律师Alexander Gunning分享了英国PPP现状与最新发展。Alexander大律师通过介绍英国PPP的历史和典型的使用场景,在PPP合同中所采用的典型的争议解决机制和PPP合同下相关问题的可仲裁性三方面深入浅出地为来宾分享了PPP的发展情况。 

        从我国实践介绍PPP发展的是贸仲委仲裁员,星空法律论坛发起人,贸仲委PPP行业仲裁小组召集人谭敬慧律师。谭律师分享的题目是“中国PPP典型争议与仲裁解决方式衔接问题”。她从在中国的PPP项目背景发展、常见的十种争议类型以及仲裁机构如何助力争议解决三方面对中国PPP典型争议解决进行了阐述。 

        在随后的圆桌讨论环节,来自PPP研究中心、社会资本方、法律服务方、咨询服务方的多位法律实务专家对“PPP立法与纠纷解决的几点思考”、“中国PPP发展现状、挑战以及风险管理”、“中国PPP争议性质的法律研究”、“中国PPP新规的回顾和展望”、“PPP合同纠纷适用仲裁解决的合法性及优越性”、“PPP项目采购方式(公开招标和竞争性磋商)及各自风险控制”、“PPP项目退库的法律风险问题”、“PPP项目绩效考核如何评价”等问题进行讨论,互相交流了意见。

        中铁建国际集团高级法务顾问李成林先生谈到,PPP领域立法和纠纷解决,政府立法的滞后性、模糊性制约了裁判的一致性,给纠纷解决造成了障碍。立法对当事人的保护以及将来和纠纷解决的关系。2014年修改《行政诉讼法》以后,行政机关依法不履行、未按照约定履行的变更和解释。再者就是最高法院对于行政协议的司法解释,司法解释扩大了对于行政协议范围,从而影响了可仲裁性。立法方面存在重叠、冲突的地方,给法律保护造成不平衡。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徐永前律师以“从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角度看PPP项目的发展趋势”为题对热点趋势做出分析:他提出,要从国有资产法的角度来看政府和市场、国资和民资的边界,《国资法》本质上就是要解决项目融资的问题,但市场化程度远远不够,导致了大量的PPP项目不成功或者退库。因此政府要对于公司法人格更加理解,理清国资和民资的界限;其次,政府管的太多,市场化严重不足,PPP项目的生态系统在中国未能形成。政府不愿和私有主体形成平等的契约关系。再次,徐律师提出了三点建议,要继续夯实现代公司制的三大基石、中介机构要将相关的社会资源的配置更佳充分调动、加快健全现代产权制。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PPP研究所政策研究室主任鄢晓发就现在PPP政策和实务上的分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第一,并非所有行业都适合进行PPP项目的开展。很多高风险的项目应该给予更高的议价,其在市场中不存在一个稳定的预期,难以衡量。第二,购买服务和特许经营的法条偏向于行政放松管制的法规,不适合PPP的发展。第三是最低需求风险,保底条款的风险需要重新拟定。 

        北京大岳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总政策法规师宋雅琴也分享了她的经验。她认为PPP项目从交易的角度来看的话,因为为了合法合规性,要建立两层的交易,极大的浪费了资源。但在权衡政府制度确定性和资本回报性的时候,更需要在立法过程中考虑PPP项目的实际操作。此外,PPP作为政府宏观政策调控的工具,造成了PPP相关的法律制度需要经常调整的常态。最后,因为经济情况的差异,一些地方的公共项目达到不了竞争的效果,从而并不完全适用严格适用政府采购法的规定。 

        中建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总法律顾问兼法律事务部总经理巨天鸣结合自身实践的经历进行分享。在梳理自身公司合同的过程之中,发现PPP项目入库难,导致后期融资难;项目资金要求股东担保和现行的央企的管理规定有冲突;现行的会计准则和合规制度有冲突;项目资本金和融资的风险;名股实债的操作在23号文之后不再合规。他的分享得到了许多法务听众的同感。 

        北京金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三部副总经理李莉就PPP项目采购方式和绩效考核谈了自己的观点。李女士首先比较了公开招标和竞争性磋商各自的风险控制,分析了每个政府招标的优劣势。她认为PPP项目的绩效考核应该更注重于在实施方案中机制设计的关联性而并非仅仅依赖于数字指标,这样不能够满足政府追求PPP的建设目标。 

        河南省律师协会建筑房地产法律委员会执行委员李贵修也分享了他的观点。他认为PPP纠纷主要解决的是商事纠纷,应该适用于仲裁或者诉讼来解决争议。PPP仲裁解决争议的优越性有利于保护公共利益,一裁终局有利于快速解决纠纷,有利于公共利益的实现。PPP项目合同复杂,具有更强的专业性和综合性,其涉及到财务、造价、工程管理、招投标等多个领域,法院难以胜任这样处理专门纠纷的能力。仲裁不受级别管辖和地域管辖规则,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等干涉,有利于裁决的公正性。 

        最后,王承杰秘书长在总结中指出,鉴于PPP争议的特点和参与方的构成,仲裁机构独立性在解决相关PPP争议中的作用至为重要。秘书长再一次对参与研讨会的嘉宾、论坛的承办方表示衷心感谢。本次座谈会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落幕。

        贸仲委PPP争议仲裁中心,全称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争议仲裁中心,是贸仲委服务“一带一路”建设,落实国家政策、主动服务PPP各参与方设立的行业仲裁中心。旨在为化解PPP项目争议提供国际化、专业化的一流仲裁法律服务,更好服务我国企业“走出去”和“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为我国外经贸事业发展提供支撑保障作用。 

        PPP争议仲裁中心统一适用贸仲委示范仲裁条款:

        “凡因本合同引起的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任何争议,均应提交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按照申请仲裁时该会现行有效的仲裁规则进行仲裁。仲裁裁决是终局的,对双方均有约束力。

Any dispute arising from or in connection with this Contract shall be submitted to China International Economic and Trade Arbitration Commission (CIETAC) for arbitration which shall be conduct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IETAC’s arbitration rules in effect at the time of applying for arbitration.The arbitral award is final and binding upon both parties. ”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
澳门葡京线上官网_佳瑞科(武汉)国际贸易有限公司